第三千七百七十九章 何人所留,心跳之声

为尹染墨红尘 / 著投票加入书签

全本小说网 www.jsyoo.com,最快更新帝临鸿蒙最新章节!

    黑色的锁链与巨剑,纷纷蹦碎,化为了漫天的光雨,随风消散。

    “嗯?不对,这气息”

    “刚刚刚刚那气息”

    “那气息?难道是”

    “怎么会?那里怎么会有他的气息?”

    “难道是错觉吗?”

    同一时间,就在那两条黑色的锁链以及巨剑蹦碎的那一刻,位于天外的混沌鸿蒙里的冷幽幽、梦华胥、霓裳、风语仙、紫悦心、练倾城、星眸等一众人,以及自轮回之中重现世间不久的无归女帝、雨情、梦如音几女,全都是忍不住惊呼了起来,个个眼睛大睁,满目的惊色与不解。

    因为就在刚刚,她们都是自那座神秘的血色祭坛之上,感受到了一股极为熟悉的气息,那股气息她们都是再熟悉不过,绝对不会认错,那是羽皇的气息。

    “不是错觉,你们并没有感觉错,是真的,刚刚你们感受的到,确实是你们心中所想的那个人的气息。”这时,似乎是猜到了众女心中的疑惑一般,紫皇看了眼众女,倏然出言,肯定的回答道。

    “真的是他是他的气息。”冷幽幽、霓裳、风语仙、紫悦心、练倾城、星眸等几女彼此间相互对视一眼,随即,紫悦心开口,对着紫皇追问道:“可是,怎么会呢?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为何那里会有羽的气息。”

    紫皇看了眼紫悦心,不答发问道:“姐姐,先前的那两条黑色锁链与巨剑,你都是看到了吧?”

    紫悦心螓首微点,这一点是自然,那两条锁链与巨剑如此明显,怎么会看不到。

    “姐姐,那两条黑色锁链与巨剑,就是气息的来源,老大的气息正是出自于它们。”紫皇回答道。

    “出自于它们”紫悦心微微怔了下,随即,似乎是想到了什么,她美眸一凝,连忙再次出言,对着紫皇确认道:“所以,你的意思是那两条刚刚蹦碎的黑色锁链以及那病巨大的长剑,其实皆是出自羽之手?那都是他的手笔?是他曾经留下的?”

    此刻,除了冷幽幽以及风语仙等诸女之外,其余的诸位国度之主以及古之大帝皆是看向了紫皇,个个面露惊色。

    在场的那些先天生灵,却是例外,他们都很是平静,因为紫皇刚刚说的那件事,他们都是知道的,当然,帝雪含烟是例外,她是诸位先天生灵之中唯一一个不知道的,因为,当初的她,已经入了轮回,所以,此刻的她,也是带着惊疑之色的看着紫皇。

    紫皇点头,肯定回答道:“没错,正是如此,那两条黑色的锁链也好,巨剑也罢,都是老大曾经亲手留下的。”说到这里,似乎是想到了一些画面,他的眼睛倏然亮了起来,眸光中满是自豪之色。

    “可是不对啊,倘若那两条黑色的锁链和巨大的长剑,真的是羽留下的,为何其上缭绕的会是如此浓郁的腐朽气与死亡气?”这时,梦华胥的声音倏然响了起来,提出了自己的疑惑。

    星眸接话,质疑道:“对啊,羽的气息至上至高,透着无尽的繁华意,与那两条黑色的锁链和巨大的长剑上的气息,根本就是完全相反的。”

    “还有,若是那两条黑色的锁链和巨大的长剑真的是羽留下的,为何先前从上面完全感受不到羽丝毫的气息?”这次开口是是霓裳。

    紫皇分别看了眼诸女,道:“你们刚刚所问的这些,皆是因为祭坛之上的那位存在的所留的血导致的。”

    “血?”紫悦心美眸微凝,默默地看了眼祭坛的方向,继而再次看向了紫皇,确认道:“你的意思是那两条锁链与巨剑,之所以会变成如此这般,是因为沾染了那位神秘生灵太多的血,以至于遮掩住了它们本来的气息?”

    紫皇点头,道:“没错。”

    说完,稍稍停顿了一会,接着,紫皇再次出言,补充道:

    “你们知道吗?最初的时候,那两条锁链和巨剑,都不是这般模样,它们个个都闪烁着璀璨的九彩流光,绚烂至极,不过,祭坛之上的那位,终究非寻常之辈,他的血液乃是一切祸端之源,侵染性极强,众然是老大留下的手笔,也无法不受影响,初时还好,可是随着时间的流逝,随着那位存在的血液的日夜侵染,最终全都变成了如今这般。”

    听到这里,众女纷纷恍然的点了点头。

    “还有一个问题,以目前的情况来看,那位祭坛之上的神秘生灵的情况,逝界一方的生灵,应该的都知道的,既然知道,他们为何不自己出手去解救对方?为何非要大费周章的借助含烟之手?”这时,紫悦心再次开口,说出来心中的疑惑,而这个疑惑,也是在场的其他众女、诸位国度之主以及古之大帝心中丶共同的疑惑。

    “自己解救?”紫皇扫了眼逝界一方的生灵,有些不屑的道:“如果可以的话,逝界一方的生灵,怎么可能不想自己解救?可问题是,他们根本不敢,当然了,也做不到。”

    “不敢?”紫悦心一脸的疑惑,追问道:“为何?”

    “因为,老大留下的那两条锁链与巨剑之上,带有可怕的反噬之力,只要有外来力量触碰,便可追本溯源,强势的反击过去,无论其身在何方,都必将承受毁灭性的打击。”紫皇回答道。

    “我们这方宇宙的生灵,发出的力量,也会受到反噬?”紫悦心沉吟了几秒,追问道。

    紫皇点头,道:“没错。”

    紫悦心看了眼帝雪含烟,追问道:“那含烟刚刚那是什么情况?她似乎没有事。”

    “不是似乎,而是事实,她的确没有事,也不可能有事,因为她是例外的,因为她是他永恒的挚爱,他的力量或许会对任何人产生伤害,却唯独永远不会对她产生危害。”这时,那位周围笼罩在朦胧光之中的神秘生灵倏然开口了。

    紫皇默然,沉默不语。

    见此,紫悦心、练倾城等一众女、诸位国度之主以及诸位古之大帝,心中尽皆一阵恍然,他们知道,对方应该说的是事实了。

    而事实上,也确实是如此。

    那位周身笼罩在朦胧光之中的神秘生灵,之所以会想到要用帝雪含烟的鲜血、甚至是用她本人,以及她打出的攻击来解决祭坛之上的生灵,皆是因为这一点,因为无论是帝雪含烟的血液也好,真身也好,甚至是攻击,全都带着帝雪含烟所独有的气息与力量。

    而这种带有帝雪含烟独有的气息与力量的血液或者是攻击,一旦触及到黑色的锁链与巨剑,必然会第一时间被羽皇留在其中的力量感知到。

    正如,那位周身笼罩在朦胧光之中的神秘生灵刚刚所说的那般,羽皇留下其中的反噬之力,或许会对任何人产生伤害,却唯独永远不会对她产生危害,所以,就在刚刚感知到帝雪含烟的气息与力量的那一刻,那两条羽皇所留的黑色锁链与巨剑,尽皆破碎,化为了光雨消失了。

    它们不是被帝雪含烟打出的那道攻击给击碎的,而是主动的作古成尘,化为飞灰的,因为,若非如此,其中的反噬之力,就会主动涌现,纵然帝雪含烟甚至天外的混沌里,与祭坛所在的时空,相隔甚远,甚至都不在同一方纪元,它也可以顺着气息,一路杀来。

    而这种情况,羽皇怎么可能会让其发生?绝对不允许,所以,黑色的锁链与巨剑选择了自毁,纵然经过无数岁月的侵染,锁链和巨剑都是变了模样,气息也变了,但是其中所含的力量与意志却是永恒不变,纵然自毁,也不会伤到帝雪含烟分毫。

    这是那位周身笼罩在朦胧光之中的神秘生灵的阴谋,是他万古的谋划,最终他真的成功了,成功的借帝雪含烟之手,解救了他一心想救出、唤醒的存在。

    “难怪,难怪”蓦然,冷幽幽的声音倏然响起了,语气中透着恍然,神色中有羡慕也有些许的落寞。

    当然,其他的诸女也都是如此。

    先前,就在那两条黑色锁链与巨剑蹦碎的时候,她们都是从自其中涌出的破灭力之中,感受到了一股无限的柔情,本来,她们都是以为是自己的错觉,但是现在她们都是知道了,那不是错觉,而是真的,那是羽皇所留下的力量,所带有的柔情与温柔,是对帝雪含烟的柔情与温柔。

    这时,似乎是感受到诸女心中的落寞,紫皇迟疑了下,开口了:“其实你们无需如此,因为此一时彼一时,如今的你们对于老大来说,也是例”说到这里,一声沉闷的砰响声,倏然自无尽的天外传了过来,直接打断了紫皇的话。

    闻言,一瞬间,在场的所有的生灵,接着,齐齐朝着声音传来的方向看了过去,声音传来的方向,正是那座血色祭坛所在的方向,再准确的一点,是从那座祭坛之上的那位神秘生灵身上传来的。

    此时此刻,在场的所有逝界一方的生灵,一个个的都是满目的激动与狂热,而鸿蒙世界一方的生灵,却是恰恰相反,个个眉头紧皱,神色极为的凝重,因为他们知道了声音的来源,也知道它是如何产生的了。

    那是心跳声,是那位被钉在祭坛之上的神秘生灵的心跳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