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千七百七十八章 唯一目的,相继破碎

为尹染墨红尘 / 著投票加入书签

全本小说网 www.jsyoo.com,最快更新帝临鸿蒙最新章节!

    光雨降临,最终尽皆消失于那位被长剑钉在祭坛之上的神秘生灵身上,漫天的三生七世花,最终全都落在了长剑与两条黑色的锁链之上,继而消失于无形。

    整个过程,进行的很快,很是短暂,瞬息间完成,然而那里便是安静了下来,再无其他的动静了,也无其他的后续异变了。

    天外的混沌鸿蒙里,依旧是一片安静,他们都是在等待,在等待着接下来的变化。

    时间一点点的流逝着,一息,两息、三息转眼间,十几息的时间,悄然而逝。

    说起来,这十几息的时间,其实非常的短,不过须臾之间而已,然而此刻,在天外的一众生灵看来,却是非常的漫长,简直是度息如年。

    “难道不对?难道这个方法不行?无法解决问题?”那位周身笼罩自阿朦胧光之中的神秘生灵,眉头紧锁,一脸的凝重与不甘。

    如今的这种方法,乃是他推演了无数岁月得来的一种解救之法,本来,他对于自己这种办法,是非常的自信的,自信只有此法一经实施,绝对可以达成目的,然而如今,他却是对自己的这个办法有些不确定了,因为,眼下,一切都是已经按照他心中所想的实施好了,但是那座祭坛以及祭坛之上的那位生灵,却是丝毫没有变化。

    “呼呼呼1

    突兀的,就在这时,无声无息的,无尽的诸世之外,也就是那座血色的祭坛,所在的那里,倏然毫无征兆的吹起了一阵清风,那是一阵灰色的风,风很是轻柔,吹得很轻。

    然而,就是这么轻柔的风,却是在拂过祭坛之上的那两条黑色锁链的时候,却是将其吹得微微摇摆了起来,甚至是就是那柄斜插在祭坛之上的巨剑,也为之微微晃动、甚至是震颤了起来。

    “那是哈哈,有效,办法是对的,那个办法是有效的。”看到了黑色锁链与那柄巨剑的变化之后,那位周身笼罩在朦胧光的神秘生灵顿时脸色大喜,满脸的激动与兴奋之色,因为他知道,自己的办法是有效的,起作用了。

    眼前的这种情况,在别人看来,或许不算什么,但是他却是非常的清楚,这前后之后的变化。

    先前,那股灰色的风未曾出现,那两条黑色的锁链以及那柄巨大的长剑,未曾发生颤动之前,那位被盯着祭坛之上的神秘生灵,周身是毫无生息的,然而如今却不是了,他清晰的感受到对方的身上开始出现了生息,虽然非常的微弱,但是却是真实存在的。

    “朕就说嘛,怎么可能会没有效果?朕,怎么可能会失败?要知道,这种办法,可是朕推衍了无数岁月方才得来的唯一解脱之法。”那位周身笼罩在朦胧光的神秘生灵双目发光,他很是兴奋、开心以及激动,因为他知道,自己的计划成功了,知道了自己的目的要达成了。

    此番,他之所以会出现在天外的混沌鸿蒙里,其目的可是与其他的诸位逝界生灵不同。

    其他的逝界生灵,来此皆是为了杀伐,为了屠灭仙濛宇宙一方的无尽众生,然而那位周身笼罩在朦胧光的神秘生灵,其来此的目的,从头到尾,只是为了一人而已,而那个人,就是帝雪含烟。

    他来此,不为其他,仅仅只是为了帝雪含烟而来而已。

    不过,虽然他来此的目的,一直都是帝雪含烟,但是在这期间,他针对帝雪含烟的计划,却是出现了变化。

    最初的时候,在他不知道帝雪含烟的修为突破,成了纪元主的境界之前,他的计划很是简单,要么是直接诛杀掉帝雪含烟,带其鲜血回去,要么是将其俘虏,然而再带回去,带回那座血色的祭坛之上。

    不过,后来,当他知道帝雪含烟的修为已经达到了纪元主之境之后,他的计划却是变了,从由来的计划,改成了接引其攻击。

    不过,不管怎么说,无论是想要诛杀掉帝雪含烟,然而带其血回去,还是想要将其俘虏带回去,亦或者接引其攻击,将其引到血色祭坛之上,其根本的目的,都是一个,那就是解决那个被钉在了祭坛之上的神秘的生灵。

    这三种办法,认真说起来,其实第三种,也就是接引帝雪含烟的攻击的这种办法是最简单的。

    至于说,最初的时候,那位周身笼罩在朦胧光的神秘生灵为何没想过要通过接引帝雪含烟的攻击?原因很简单,那是因为,先前他不知道帝雪含烟已经突破到纪元主之境了,而若是没有突破到纪元主之境的话,其打出的攻击,是根本无法打出此方的纪元,纵然是他以秘术接引也不行。

    然而,一旦突破到了纪元主之境,那就不一样,因为纪元主本身,乃是遥立在命运与纪元之上的无上存在,他们不受命运与纪元的束缚,纪元的枷锁不但无法束缚他们,也无法束缚他们的攻击。

    “多少岁月了,他要复苏了。”这时,一道低沉而凝重的声音倏然响了起来,那是紫皇的声音,他比其他生灵知道的多,同时,有些事情也看的更清楚,更明白一些,显然那位被盯着祭坛之上的神秘生灵的变化,他也发现了。

    “呼呼呼1

    “哗啦啦1

    紫皇的声音刚一落下,接着,无尽的诸世之外,也就是那座血色的祭坛所在的那里,倏然再度吹起了一阵清风,这次与之前不同,这一次吹来的是一长很美的风,那是九彩之色的风,清风拂过,转瞬即逝,然而,就在这阵突如其来的风消失之后,惊人的异变出现了,随着一阵清脆的声音,但见,那两条黑色的锁链,竟然尽皆如同玻璃一般,尽皆破碎了开来,紧接着那病巨大的长剑也是如此,尽皆破碎,化为光雨,纷纷消散了开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