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六章 欲擒故纵(三)

坐公车的猫 / 著投票加入书签

全本小说网 www.jsyoo.com,最快更新柔妃挟君闯天涯最新章节!

    五姨太最近很是得意,自从得了八姨太的东西,且听了蜜桔在一旁吹着耳风,心里愈加觉得八姨太离不开她,心里也就轻飘飘起来。

    一日,在花园里闲逛,遇到七姨太却在假山石子底下扑蝴蝶玩,五姨太呵呵一笑,掩着帕子轻轻走了过去。

    在那七姨太肩上只是这么一拍,倒把七姨太吓了一跳。

    “七妹妹,一个人在院子里玩儿?也不到你五姐姐那里坐坐?”五姨太的话讲得倒很漂亮。

    七姨太努努嘴,心里却有些厌恶:这老五刚跟她吵过架,现在又这么假惺惺贴过来,一定有不可告人的目地!如此想着,便开口道:“五姐姐倒是有心了,妹妹在此谢过,只是妹妹人微言轻的,实在不敢叨扰!”

    五姨太这么听了,很是没趣,她本意是要炫耀她手上的碧玉手链子,于是,似是无意的,把那带着链子的手向着七姨太这么一拉,两姐妹坐到了一张石桌前。

    七姨太眼尖,却看到了那条链子,不觉得心里一片阴云掠过:这手链子做工精美,万万不是五姨太这么个豆腐西施所能有的,看来五姨太和七姨太走得近却是真的了!这么想着,不觉心里一阵阵泛着酸水:七姨太想起自己和三姨太交恶,全是被这五姨太给搅了,心里的火愈加燃烧起来。

    “你们两位再聊什么呢”二姨太正巧从路上经过,看见五房七房上前问询着。

    七姨太见是个机会,凑近二姨太,微笑道:“姐姐有所不知,妹妹我正在说五姐姐手上的链子好看!”

    二姨太倒生出了兴趣,忙忙道:“五妹妹得了什么宝贝,可否让姐姐看看?”

    五姨太知道二姨太平素最是谦和,并无坏心,遂把手上链子取下,轻放到五姨太手中,五姨太取了,细细观摩:见那手链子在阳光下微微泛出一丝丝绿光,剔透可爱,却是宝物。

    “这是上好的碧玉!五妹妹哪里得的,这玉石不像中原才有的!”二姨太轻轻看过,复又还给五姨太。

    五姨太知道二姨太家世代经营古玩玉器,耳闻目染,却是知道不少,这碧玉定是真的无疑,心里自然也就对兰凝霜多了十二分的好感。

    “这碧玉却是有贵友所赠!倒是相交多年的!”五姨太打了个哈哈。

    “是么,五姐姐真是好福气啊!有这么阔绰的朋友!”七姨太这话不知道是不是吃味。

    五姨太微微一笑,不发一语,偷偷的瞥了眼七姨太:只见老七一双眼里滴溜溜全是羡慕眼光,手中却把那帕子搅得凌乱不堪。

    这小蹄子怕是嫉妒的要死!五姨太冷冷一笑,偏偏的一味煽风点火,撩拨着:“不瞒七妹妹说,姐姐家里的宝贝还多着呐,七妹妹若是有空,不妨到姐姐家里坐坐,姐姐一样样拿给你看!”

    这番话刺得七姨太婚浑身打了个机灵:都说最近五房和八房走得很近,怕是这些东西都是八房送的。本来的,七姨太受了三房冷落,有心的去要巴结八姨太,却被这五姨太来个捷足先登,再加上上次看戏那事,新仇旧恨不断累积,若不是二姨太在场不好发作,她真想冲上去撕烂这小蹄子的脸。

    二姨太见七姨太的脸阴云密布的,忙忙打着圆场:“哎呀我倒忘了,大太太让妾身带去的绣花样子却落在家里了,我得回去,五妹妹,七妹妹,我先回去,回聊!”说罢,匆匆走了。

    五姨太一见二姨太走了,撇撇嘴,缓缓道:“七妹妹想去姐姐屋子里坐会么?”

    七姨太心里憋着一肚子火,却是隐忍不发:“多谢五姐姐好意,妹妹只觉突然的身子有些不适,就不劳烦姐姐了!谢谢姐姐一番好意!”说完,头也不回的带着丫鬟匆匆离去。

    这一幕却被假山后一双眼睛捕捉的正着。

    下午,兰凝霜和三姨太难得的斗了一回百草。这本是小姑娘家家玩的把戏,两个对手玩着,却玩出了深意。

    武斗,却是两人各扯了一根狗尾巴草,最后兰凝霜的被三姨太折断了。

    “妹妹,承让了!”三姨太嘴角浮起一个淡淡的笑。

    兰凝霜不以为意,吩咐彩云取来百草,一边的,三姨太也吩咐红杏取了百草,两人满满铺了一桌子。

    三姨太素手黏拈了一支,口中道:“风吹不响铃儿草!”

    兰凝霜接道:“雨打无声鼓子花!”

    这一句对的巧妙,很是工整,倒把三姨太惊了一惊。

    三姨太却是见惯江湖的,倒也不怕,随口微微一笑道:“妹妹好文采!姐姐自愧不如!”

    兰凝霜摆摆手,谦虚道:“不过是雕虫小技,三姐姐是江湖上见惯大世面之人,小妹又岂敢在三姐姐面前班门弄斧啊!”

    三姨太听得兰凝霜这话像是夸她,实则包藏祸心,反是暗讽她不过是个走江湖的戏子,心中自是有那一股子气,却是不便发作。

    三姨太转了笑脸道:“妹妹这是抬举我了,不过是斗个草,玩个把戏罢了,扯什么江湖啊,姐姐听说以前妹妹也是江湖上混过的,是也不曾?”

    兰凝霜听了,脸一沉,知道三姨太要揭她勾栏的底,便转了脸子道:“姐姐莫要扯开了,还是专心玩儿吧!”

    三姨太知道这一击,着实令兰凝霜有些发懵,她倒要看看这次她如何应对。

    兰凝霜知道三姨太是想刁难她一番,对于过去,她并不想隐瞒:“妹妹确实在勾栏呆过一段,不过那个时候妹妹的画已然价值千金,一张难求了!”

    只一句,便把三姨太说的哑口无言:三姨太虽然是戏子出身,却是个小戏班的旦角,只不过偶然被老爷发现,收做三房,在江湖上的名声比起兰凝霜来,差的好远。

    三姨太这么想着,心中本来想要讥刺兰凝霜的话也只的咽下,默默地垂了头。

    这场较量,当真是三姨太输了么?

    三姨太回去,看见一个蓝衫女子在她屋外徘徊,一走近,见是老七,冷冷道:“你在这里做什么?”

    七姨太说话也不客气:“我笑三姐姐别人都骑到你头上来了,你还没事人一样!”

    三姨太看着老七一脸焦灼,知道她定是听到了什么事。

    遂语调款款,放了温存道;:“七妹妹,刚才姐姐言语多有得罪,还望妹妹见谅,有什么话屋里说吧!”说罢,携了手正要把七姨太拖进屋里。

    七姨太手一动,挣脱了,冷冷道:“不劳姐姐费心,妹妹只是心里烦闷,到姐姐这里说会子话,也不进去,就在这里说吧!”

    三姨太倒是好生奇怪,这个老七平素大咧咧的,喜怒全在一张脸上,她倒有何不快呢?这里倒是颇有玄机。

    遂吩咐丫鬟搬了两把椅子,和那七姨太一人一张坐了,没想到七姨太一坐下,叹了一声:“真是欺人太甚!”

    这一叹,倒把三姨太吓了一跳,忙忙的问询,那七姨太此时已然嫉妒心发,便把那在花园遇到五姨太,且那五姨太得了八姨太镯子的事,原原本本一字不漏全都露给三姨太听了。

    三姨太听了,心中暗暗有些气闷:好个吃里扒外的东西!两边的甜头都得!心里忽然涌出一股恶气,慢慢皱起了眉头。

    七姨太察言观色,见三姨太听了面子上有些发灰,知道自己的话起了很大作用,暗自得意,收口道:“这些,便是妹妹与那豆腐西施见面的话语!句句是真!这小蹄子真坏,拿了姐姐的东西,却帮着老八做事,真真作死!”说罢,叹了口气,补充道:“我老七最恨这种两面三刀的人,老七就是为三姐姐拼了命了,也不会背弃三姐姐!”她说这话的时候,三姨太仿佛看到七姨太眼里荡漾着晶莹的东西。

    三姨太着看七姨太表忠心的样子,知道七姨太怕那五姨太取代自己的地位,他们素有不和,倒是可以利用一番。

    “七妹妹,你放心!只要你和我一条心儿,我有的绝不会少了你!”三姨太的话说的暧昧。

    “那老五……”七姨太还是担心.

    “老五这个草包,不过是个炮仗,任谁撩拨都会着的,她八姨太想拉拢老五来对付我,还嫩着点!”三姨太虽这么说着,但是七姨太还是从她眉头看到一丝阴云.

    到底三姨太怎么想的?这却令七姨太猜不透.

    两人闷闷坐着,再无交集,一会儿,七姨太觉得无趣,也就走了。

    三姨太看着七姨太离去的背影,冷笑道:“到底是个荡货!”

    一边的红杏倒有些担忧:“七姨奶奶会帮咱们么?”

    三姨太从颈间取下一串东海大珍珠链子,放到红杏手里:“把这物件给七奶奶送去,她现在心里一肚子火,看见这个自然会消气!”

    红杏接过珍珠,眼珠子一转,像是明白了什么,脆生生的支应了,忙忙的去了七姨奶奶处。

    三姨太望着红杏远去背影,嘴角扯出一丝淡淡的微笑。(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