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四章 欲擒故纵(一)

坐公车的猫 / 著投票加入书签

全本小说网 www.jsyoo.com,最快更新柔妃挟君闯天涯最新章节!

    七太太给三姨太出了这么大的丑,气的三姨太七窍生烟,自此,两人关系日渐疏远不少。

    这边厢,兰凝霜听了夫人旨意趁机拉拢七姨太,慢慢的,获得了大夫人的信任。

    终于,在一次晚膳过后,无意之中,大夫人透露出那玉坠被老爷藏在了月圆池子底。

    这月圆池子可是院子里冷僻的所在,且被一扇门儿掩映着,上着锁,宅子里人都传说,大太太的小公子在池子边玩追蝴蝶不小心滑入池子,自此,这后半个院子也就荒废了。

    这些,兰凝霜都是听雪梨说的。却原来这看似冷静不动声色的大太太也有这么伤心的过往,这倒是兰凝霜未曾料到的。

    春夜,野猫叫的吱吱作响,像是一声声婴儿啼哭,那声音怪瘆人的,彩云有些睡不着,看见兰凝霜支着头披衣坐在床上,呆呆的,发愣。

    上前细问,好半晌才听得兰凝霜幽幽道:“该是怎么个进到那月圆池子?”

    彩云一听吓得汗毛倒竖,上前轻轻捂着兰凝霜嘴巴:“我的好奶奶,您是想到哪里去了,那个凶险的地方,您却要去,该不是把您的命看的太轻了!这话可不能乱说!”

    兰凝霜摇了摇头,放开了彩云的手:“你倒我是说着玩么?我好容易从大太太口中探的了那坠子下落,得了它,也就好离开这该死的地方!”

    彩云的脸上浮现出一丝忧虑,她见姨太太一脸的坚毅,知道万难再动摇她,她所做出的决定,自有她的道理。

    兰凝霜缓缓抬头,一双绿眼睛里满是希望。她轻轻指了指自己眼睛,然后眼底露出一丝绿光。

    彩云忽然激动起来:“兰姨娘,你的法术什么时候……”

    她不敢大声说话,怕被人听了去。兰凝霜点点头,轻声道:“你还记得三姨太做巫术害我那时候?”

    彩云忽然有所悟:“您是说您喝了那碗符水!”

    “正是!”兰凝霜点点头,没想到喝过那碗符水,她的法力无意之中恢复了,不过她并未把这事向任何人透露半分。

    看见彩云似有不信,轻轻地兰凝霜转了个身,化作一缕烟尘,在空中喊着:彩云彩云!看得见我么?”

    彩云四下里寻找,并不见一人,才知兰凝霜法力真的恢复了。

    “姨奶奶,快些出来!奴婢知道你法力恢复了!真真可喜可贺!”彩云转着圈子,叫着。

    不一会儿,小丫头只觉得肩膀上被人轻轻一拍,一转头,只见幽暗的房间里一个白色轮廓慢慢浮现出来。

    原来兰凝霜的法力真的恢复了。

    兰凝霜似乎很满意刚才的隐身,向着彩云勾勾手,示意附耳,两个人嘀嘀咕咕说了半晌,计策已定,忙忙的开箱倒柜,取出两身轻便衣服穿了,拍醒了小豆子,让她警醒点,主仆两个这才离了屋子,轻轻来到后院。

    一丝月光淡淡涂抹在两人身上。彩云一见大锁锁门,不觉皱眉,不料的,兰凝霜从头上拔下一只簪子,轻轻一拨,那锁松脱,落在手里,兰凝霜掏出一块帕子,覆了锁,让彩云藏起,主仆两人才轻轻进了院子。

    月光下,一片颓败,唯有一池池水,泛着银白色的微光。

    兰凝霜示意彩云在门口守着,对着湖面念动仙诀:“百花圣母在上,让那坠子回到女儿身边吧!”嘴里这么念着,池面上渐渐起了一层金光,复又黯淡下去。

    这坠子必在这池子里无疑!只是,这坠子曾经受到过亵渎,染了脏东西,所以才会金光乍现,只是不知怎样才可以取出?

    正这么想着,忽然听得门外的彩云惊叫起来:“八姨娘,快走啊!有人向这里走来了!”

    兰凝霜一听心里发慌,忙忙的屏了气息,化作一道云雾飘在天上,即刻的锁了门,携了彩云飘坠至云端,一眨眼进了宅院。

    她们前脚刚到,后脚就听到三姨太的声音在屋外响起。

    “八妹妹睡了么?三姐姐来看你了!”

    “这就来!”彩云接应着,吱呀一声打开门,正对着灯笼映照下一张俏生生的脸。

    三姨太探着头向屋里这么一望,看到屋里一团漆黑,唯有一张床边挑着一抹橘色烛光,帐幔帘里,一个剪纸似的清丽影子淡淡映在帐子上。一只手儿轻轻一挥,彩云会意,从一边厢披衣,低着头,隔着帐子,正欲通秉,却被三姨太伸手拦了,只见三姨太眉间闪过一丝失望,淡淡道:“八妹妹睡得可真早,本来的想约一起玩会儿双陆,没成想,倒睡了!三姐姐实在不好意思,切不来搅扰了!”说罢,甩着帕子,却是一个人缓缓走了。

    兰凝霜在帐子里听得清楚,却是一声不吭,脸上倒是一滴滴汗缓缓低了下来:这哪里是约好玩儿的,分明是来捉自己小辫子的,只听得三姨太步子渐渐远了,才放下心来,撩开帐幔,彩云移灯,却见主子脸上渗出一脸薄汗,忙忙的拿自己袖子上前擦拭,且嘴里不住嘀咕着:“姨奶奶怎么这么出汗,小的这就去打热水,给姨奶奶好好擦擦!”这么说着,兰凝霜倒觉得彩云有些小题大做,却是拉她不得,只得随她去了。

    只觉得三姨太这次来访,心脏却是一惊一乍,到被吓得不轻,好容易按着心口,脑门上突突直跳,披了衣服,窝在被子里,微微喘着气。

    彩云进来,递了热手巾,仔细擦了,拿了个腰枕塞在兰凝霜身后,从桌上倒了一杯茶水,小心捧到兰凝霜跟前,仔细喂了,慢慢放倒,轻轻掖好被子,轻轻道了声:“姨奶奶且请放宽心,彩云一刻不离奶奶身边!”下了帘子。

    兰凝霜看彩云立在帐外的影子,暗淡的烛火跳跃着,慢慢的倦意袭来,眼皮儿渐渐合上,头脑里今夜种种,渐渐聚拢,模糊成梦境。

    第二日,偷偷去那后院瞧了瞧,见那把铜锁还牢牢锁着,心里不禁长长吁了口气。自此,一直开始称病调养,云老爷倒是毫不见怪,整日里汤药吩咐不断,实则,却把兰凝霜的画偷偷卖到字画店里。

    一日的,城北的启源字画店里,来了位奇怪的客人,指名道姓的要兰姨奶奶所有的画,且出了不菲的银两,掌柜的以为遇到了不识货的冤大头,把那画价格整整翻上去十倍还多,却不料那主顾看也不看,爽气的付了现银,白花花的银两一时堆的满屋子都是。

    那掌柜得了这许多银两,自然的便去禀告云沧海,说是今天杀到一只肥猪,眼瞎的买下了姨娘所有的画,那银子堆的却有小山这么高。

    云沧海似是不信,忙忙的叫人前去查探,不料那掌柜已热心的抬着一口口大皮箱子进了云府,齐刷刷一起打开,白花花的银子晃得人睁不开眼。

    云沧海倒有些惊呆:这些银子若是真的,怕是他八辈子都吃穿不愁!上前的,一摸,颠在手里,倒是沉重,牙齿上一嗑,却是真真银子味道。

    他又老奸巨猾怕是灌铅的如此沉重,细细拿刀剖开一角,只见里面亮闪闪的,却是银子无异,心下这才舒心无疑。

    云沧海得了这许多宝贝,自然眉开眼笑,也不忘赏了些给掌柜的跑腿,掌柜千恩万谢。

    其他银子冲入了家库之中,自此云沧海又靠着这许多银子发了横财,那些帮闲清客又靡集上门,云府又整日吹吹打打,歌舞升平起来。

    兰凝霜的地位越加稳固了,简直像金菩萨供着,而那三姨太却是江河日下,一日不如一日。

    俗话说狗急要跳墙,眼看着八房升势日盛,这几日又听到那些丫鬟仆妇传说八房大有升为当家主母之说,直把三姨太急的抓耳挠腮。

    所以,趁着还掌权这会儿,才会急冲冲半夜里去兰凝霜房里巡视。

    幸好的,兰凝霜还算机灵,把那秘密瞒的密不透风。

    只是,有些梁子若是结下了,怕一时半会再难厘清,特别是得罪一些手里还握着权力的人,兰凝霜却不知道,三姨太对她心里已然织起了一张巨网。

    如今唯一的办法是在培植一个亲信,去对付那五姨太。

    三姨太思前想后,大太太身边现在人多势众,个个不是省油的灯,唯有那老五有些空子可钻。老五看似嚣张跋扈,实则是个草包,一点就着,很容易被挑拨起来。且是个贪财的主,现在她不背叛大太太,是大太太给她的好处多,若是有一天别人给了更多,五姨太马上会见风使舵,抛弃大太太。

    这种人,三姨太走南闯北见多了。这么想了,心里便有了主意:这五太太咋咋忽忽,说话刻薄,在宅子里得罪的人不少,若是她出了什么纰漏,定然会受到攻击,到时,大太太想要维护,却被说徇私情,必定不会出手相救,先解决了这个豆腐西施再说。

    这么想着,三姨太对着樱桃吩咐道:“去,上五太太府上,就说我请她喝茶!”

    五姨太今日里闷闷的,自从和七姨太吵了一架心里委实不痛快。却见樱桃笑语盈盈前来,心里一想:莫不是寻我麻烦?她们和那老七可是穿一条裤子的!

    正要开口,却见的樱桃从怀中掏出一个布包,轻轻打开,五姨太一看,阳光下一对翡翠龙凤玉镯子熠熠生辉。

    樱桃把镯子轻轻交到五姨太手中,道了万福,语意款款:“这是我们奶奶给五姨娘的小礼物,前些个七姨奶奶不懂规矩,惹的您不高兴了,我家奶奶过意不去,代替七奶奶赔礼来了!”说罢,轻轻把镯子往五姨太怀里塞。

    五姨太可是明白人,这个说辞不过是瞒人耳目:谁都知道,三姨太是顶顶小气之人,又怎会为了七姨太那个烂货破费银两,必定,这其中有求于她!

    这么想着,五姨太倒是很不客气的收了,一转脸,拉着架子:“三姨娘送这么贵重的礼,怕是有什么事央着我吧!”说的,毫不客气。

    樱桃听了,心下不快,面子上却还是笑着:“那自然是了,我家三奶奶自从那次事情以来,可被这七太太坑害苦了,倒弄的宅子里以为三奶奶和七太太蛇鼠一窝,大家传为笑柄,这日里,我家夫人约您去宅子里喝茶,您可不要推辞,不然,若是传出去,我家姨奶奶处境就更可怜了!”说罢,樱桃眼里滴出一滴泪来。

    五姨太看着樱桃楚楚可怜的样子,真以为自己得了三姨太拥戴,笑道:“照你这么说,这三姨太是想和我攀交情罗!”

    “您这么想最好不过!您倒是比那荡货强上百倍!”樱桃一张嘴夸得伶俐。

    “容我想想!你且回去吧,等我口信!”五姨太虽支开了樱桃,樱桃低了头告辞了,却从她的嘴角偷偷看到一丝狡黠地微笑。

    有些人只要有银子,便会成为你的奴隶。(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