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八章 危险游戏

坐公车的猫 / 著投票加入书签

全本小说网 www.jsyoo.com,最快更新柔妃挟君闯天涯最新章节!

    “他好像已经忘记了你!”冷千山的面影透露出淡淡的伤感,一双眼里满是怜惜。

    “但是我并没有忘记他!”兰凝霜趴在床上,眼泪一颗颗落在枕巾上。

    “你为什么不去唤醒他?”冷千山道,他的手轻轻放在女人的头上,心里说不出是酸涩还是痛苦。

    “我没有本事!”兰凝霜嘴一撇,嘤嘤哭泣起来。

    掩了门,冷千山轻轻踱出门外,留下屋里的女子。他忽然很想安慰她,把她紧紧抱在怀里,却总是觉得他们之间有一道隔膜未曾打破。

    他想起了小霜儿,这孩子该睡午觉了吧!他轻轻屏了气息,飘坠在厢房窗前。小霜儿正和一个奶娘睡得正欢,小脸儿红红的,很是可爱。

    他的思绪飘到风翩翩追杀的那一天,如果不是积善出手相救,她们母女早就命归黄泉,积善嘱托冷千山代为照顾母女两个,兰凝霜却一意孤行要去寻找夫婿,才来到这个明月镇,却不想,夫妻两个竟然碰了面!

    这男人的出现,又会搅乱兰凝霜的思绪。冷千山这样想着,眉头微微皱起,有的时候他真以为他们三人才是真正的夫妻父女!

    外面落着雪,寂静无声。

    “隐世”的屋子里,一个男子紧紧贴着一个女子不放。

    女子一阵小小的恍惚,眼里噙着一颗泪珠,雪白的贝齿紧紧咬着殷红的嘴唇。

    她想逃。

    “兰大嫂,你要去哪里?”男子微微吐出一丝气息,紫色的双眸闪耀着迷离的艳光。

    “我……不去哪里!”她的回答如此苍白,为何共患难这么久,还是如此怕他?

    “是么,那你为何想要逃避?”黑啸天一双眼睛牢牢盯着自己的猎物。两条手臂紧紧地箍住了兰凝霜的纤腰。

    兰凝霜的呼吸急促起来,拳头捏的紧紧,不敢睁眼看眼前的男人,好一会儿,那男人低头,缓缓凑近,几乎鼻尖相触,呼吸相容。

    “你怕我么?”他的声音邪魅而忧伤,在她的耳边响起。兰凝霜的脸此刻通红,她宛若一只落入罗网之中的飞鸟无可逃遁。

    “我不……”未完的话还未启口,便被突袭而上的两片唇瓣牢牢封锁,化为绵软的呜咽之声。

    紧握的拳头骤然松开,双臂无力的贴在那人的胸膛,闭了眼,兰凝霜不管不顾,天地之间,唯有窗外茫茫落雪无声。

    扑通,扑通,为何心跳如此剧烈!是重逢的喜悦,还是浅淡的忧伤!这男人,明明根本没有认出自己!

    还是那个熟悉的味道,还是那张熟悉的脸,却分明换做他人!

    “啸天,你还认得我么?”兰凝霜趴在那人胸口,忧郁的眉眼里满是心酸。

    “认得,怎么不认得,你不就是金枝那丫头的师父么?”男人的回答轻描淡写。

    “不是这个!”兰凝霜缓缓摇了摇头,从颈间缓缓掏出那枚兰花坠子,举到男人跟前,缓缓开口道:“认得它么?”

    男人眼睛一怔,像是想起什么似得,拍了拍额头,缓缓道:“不认得!”

    当真忘记了么,兰凝霜看着男子空洞的眼神,目光黯淡下来,或许,她早该想到,云天的话不无道理。

    啸天果真失忆了!

    “你在想什么?美人!”黑啸天油嘴滑舌的拉着怀中女子的手,轻轻地向胸前靠拢。

    “没什么?”兰凝霜叹了口气,抬头望向窗外,雪不知什么时候已经停了。

    “我该走了!”兰凝霜轻轻挣脱男子的怀抱,推了推桌上的食盒,缓缓道:“八宝粥请先生趁热吃吧,凉了便失了香甜,也要伤脾胃的!”语调匆匆的,抬脚便向门外走去,慌乱中,一块浅蓝绣帕轻轻从袖中滑落。

    “多谢兰大嫂!”黑啸天望着女人远去的背影,轻轻地弯腰捡起绣帕,闭了眼,放在鼻尖微微嗅着,一股淡淡的兰花香味缓缓渗入肺腑,好一个特别的女人!

    黑啸天的嘴角勾起一抹邪笑,袖中的匕首闪着寒光,这仇人太美,他真有点下不了手!

    兰凝霜回到屋里,打了一盆凉水,把脑袋轻轻没入水中,冰凉的水花刺激着她的大脑,她的那颗忐忑的心总算平静下来。

    确实是他!她的眼看的真切。只是为何,总有种说不清道不明的东西笼罩着这个男人!他的外貌,神态丝毫未变,这次想见,本该欢喜,却为何令她如此惊悚!

    热情!黑啸天的热情有些不合尺度,似乎是生拉硬扯出的柔情,虽然她的理智告诉她不该再次投入,她不知道自己的丈夫在离开她那么久有了什么变化,但是她的灵魂却预示着她已然沦陷。

    他到底经历了什么?竟然连那块坠子都不认得?谜一般的黑啸天像谜一般的存在再次出现在她的眼前,这一次,却令她害怕起来!

    丝毫没有重逢的喜悦!

    夜晚的风终于停了,小霜儿已然在身边进入了梦乡。兰凝霜却辗转反侧,她的脑海里满是今天下午发生在“隐世”的情景。

    那男人分明就是黑啸天没错,音容笑貌如假包换,却为何感受不到他身上的那点灵气!虽则容貌无异,却好像身子里住进了另一个人!

    另一个人!一想到这,兰凝霜曲着腿,缩紧一团,一股股寒意如同水蛇缓缓缠绕。

    这秘密,要不要跟冷大哥说呢?

    冷千山这些天有些惆怅,他实则应该高兴才对,毕竟所爱之人有了归宿,他也放了心,说好的,永远是兄妹!这承诺,重于泰山!可是,为何一见那女子奔向爱人的怀抱,他的心颤抖的如此厉害!

    他发誓他这一生再也不会爱上任何人,只是那女人一滴清泪,打破了他的誓言,陪着她不远千万里,只为追寻另一个男人!

    兰凝霜来找他的时候,已是午夜,发现冷千山倒在桌边半醉了,酡红的脸上满是忧思,她轻轻扶他坐在床沿,却被一双手牢牢箍住。

    “别走!留下来陪我!”冷千山的声音低沉而哀伤。

    “冷大哥,你醉了,我去打盆水,给你……”身子被牢牢地扳了过来,直直的对着冷千山那张俊逸的脸。

    扭曲的疤痕宛若蚯蚓缠绕,幽暗的烛光下平添了恐怖。冷千山的手缓缓略过女子脸上的伤痕,兰凝霜的脸瑟缩着,轻轻低下了头。

    “好美!”冷千山的话语里满是怜惜,一双黑眼睛在暗夜里发出浅浅幽光。

    “我……该走了……”兰凝霜此刻柔弱宛如笼中鸟,挣不脱羁绊,颤抖得厉害。她的手用力的挣脱着,却被他一掌推在床上。

    “冷大哥,不要啊……”衣物撕裂的声音宛若凄清的哀嚎在暗夜里流动,他的大掌游蛇般在她身上摩挲,低沉的声音在她耳边呢喃:“我要你!”

    奋力挣脱,雪地中,一个女子的身影奔走哀嚎,落雪的小院淡淡的足迹密布,女子头也不回,冲进小屋,合上门扉,整个身子瘫软般从门上滑了下来。

    这是她万万没有料到的!耳鬓厮磨中,冷千山竟然爱上了她!她不能,她不能!她反复告诫着自己,双手深深绞在一起,痛楚宛若蚀骨毒虫折磨着她,她的喉间,忽然觉得一阵痰涌,眼前虚晃,缓缓地,像一片树叶般飘落。(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