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四章 血洒玉阶

坐公车的猫 / 著投票加入书签

全本小说网 www.jsyoo.com,最快更新柔妃挟君闯天涯最新章节!

    自从皇子那日深夜到访, 兰凝霜便整夜夜不能寐。今夜,月华如雪,水银般缓缓倾泻在冰凉的寝宫。

    太子今夜公务缠身,未及到访,兰凝霜听得前方似有战事吃紧,太子监国在内,老王监军在外,本是里应外合,天作之计,谁料不知如何走露风声,敌军暗部奸细于魔域四处,到处煽动,搅得人心惶惶。

    至此,太子夙夜忧惮,担忧父王老迈力衰,出征未果,怕有噩耗传来,又宫廷俗务缠身,整日忙乱,入夜,为遣忧思,竟然彻夜醉饮,日不临朝。

    两班朝官连日上表,催太子早朝,收效甚微。有贤明八王爷者,乃是太子唯一的幺弟,是年不过十二,却是一片忠心照肝胆,虽不是魔后所生,但魔后带他视如己出,八贤王幼年凄苦,母妃乃是妖王之女,却偏偏是个哑巴,魔王怜妖王年老,滞留这么一个弱女在身边,甚是凄凉,便带她入宫封了贵妃,虽则在太子六岁之后,生下一子,龙心大悦,排行却是第八,上面都是清一色七个女娃,乃是其他嫔妃所生。魔王一共八个子女,除了长儿黑啸天,老幺八贤王外,其余皆为女儿。

    只是,这八贤王的命忒苦,偏偏母妃在生下他不满百日便撒手人寰,化作一缕青烟,袅袅而去。宫里传说那是有妃子嫉妒贵妃生子,下药把她谋害了,可怜这娃一出生便没了娘,魔王心碎欲裂,完全失了主张,可巧的太子经过,见父王怀中弟弟煞是可爱,便央求父王代为母后看顾,魔王素质皇后柔婉,体恤大方,遂含泪点头一并托付魔后。

    魔后悉心*两位皇子,这一转眼,太子已做了监国,八皇子封了贤王,赐了封地而居,每月鸿雁传书拜会母亲,宫中之事,全托太子一应传达,如今国家危急存亡之秋,众大臣合计召八贤王回朝,统领八十万禁军,与那太子分忧。

    此时,一轮明月探云而出。把点点清辉缓缓播散。左春坊内殿,岑寂无人。一位身着明黄色蟒袍的男子发髻凌乱,斜斜依靠在红木桌上,狭长的眼睛微微阖着,似已睡去。指骨分明的手中勾着玉色酒壶,壶嘴儿倾覆,已然淌了半数,乃是上好的屠苏。酒珠沿着红木凳儿滴滴答答落下,在男子足前汇成一汪绛红,一本奏疏滑落在地,沾着酒污,在风中微微翻卷。有凄凄冷风吹过,珠帘碎影斑驳,淡淡的酒香四溢。

    一位少女此刻伫立在珠帘之后,她的身上披了一件素色的兔毛,面上罩着薄纱。缓缓地,兰凝霜打起帘子,侧着身子,莲步盈盈,细细探入帘内,见那太子,眼儿微闭,淡淡鼾声四起,似是熟睡,兰凝霜见那太子,虽是睡着,眉宇间却藏着万缕愁思,挣脱不得,不觉心里涌出无限爱怜,缓缓的上前,脱下兔毛袄,给太子小心披覆,且又把那手中酒壶轻轻取下放回原位。兰凝霜正欲附腰捡那奏疏,却不料身子被人向后拦腰轻搂,待回转身,却正迎上太子一双醉眼朦胧。

    “霜儿,你怎么来了,莫不是想我了吧?”他的嘴中酒气氤氲,全不似平日般稳重。

    “殿下,你喝碎了,夜寒风大,臣妾还是扶您回玉华宫吧!”兰凝霜虽则身娇力弱,但是面对太子如此惆怅,还是鼓起勇气,一力承担。

    她的眼里满是忧虑,柳眉深凝,一双纤手轻轻搭在太子身上,太子已然人事不省,在说完那句话后,深深的扑倒在她的怀中,沉沉睡去。此刻,兰凝霜就这么站着,太子的头重重倚在她的右肩之上,她也曾想移动,遣人把太子送回寝宫,却怕路途颠簸,太子醉酒反胃,倒是打消了这个主意,她又恐夜深宫里无人支应,只得强打起精神,扶着太子一步步挪移到软榻之上,却谁知,太子欲吐,手忙脚乱的溅了她一身污秽,只得脱了衣衫,仅穿着亵衣,环抱着太子缓缓把头放在枕上,却谁知这一放太子双手抓的她的双臂更牢,欲要挣脱不得,只得缓缓抱着太子的头枕在膝上,一夜坐睡至天明。

    冬天的太阳总是姗姗来迟。待到五更天时,司礼监催促太子上朝,忙忙乱乱的一溜宦官端茶递水,洗漱完毕,穿上龙袍,戴上龙冠,脚蹬朝靴,打点齐备了。黑啸天却示意内官小声,莫要惊扰太子妃,此时的兰凝霜,早就晋升为正一品皇妃,虽还住在兰香小筑,但是铺设陈列却是远非昔日才人可比。

    这恰恰是冷宫之中红若云万万没料到的,她虽知道入了冷宫要被褫夺封号,却还抱有希望,想是见兰凝霜二入冷宫,出来丝毫没有影响,心里倒也放心了,却不曾想,兰凝霜有那太子护持,才会如此幸运,而她呢,自从姑母皇后入了佛庵,常伴青灯,手不释卷,姑父老王打仗在外,素又不讨太子欢心,一想到这四面楚歌之势,一颗热扑扑的心恰似浇了一盘凉水般复又凉嗖嗖的。向来又听到兰凝霜晋升一事,只觉得眼前天昏地暗,扑地一下,昏了过去。

    三日之后,大理寺。

    白千雪捧着一摞卷宗,心意阑珊,只觉脚下步子越加沉重,自从婴灵那夜一番长谈,他的心里却对那人生出丝丝怜悯。

    待到升堂日,老王也班师回朝,携了皇后,二圣一并仍是垂帘,兰才人如今贵为皇妃,本该与太子同坐,却不料偶感风寒,只得垂下帘子,病恹恹的倚在一架软轿上,由暖云扶着,缓缓聆听。

    太子满眼却是怜惜,眉头微蹙,愁思满腹,他却只皇妃这病全是因他而起,若那日不酗酒醉倒,皇妃夜不能寐伺候一宿,也不会染上寒症,如今虽然不在发热,但是咳嗽依旧。正愁思着,却见两排衙役手持法板,站立两旁,白千雪红衣黑帽缓缓走来,先是拜见二圣,太子,皇妃娘娘,然后慢慢坐在堂中,手下惊堂木一敲,语调缓缓道:“带嫌犯上堂!”

    听得那一声喊,早有两名执事嬷嬷握着一段绳子,缓缓牵着一名素衣女子来至堂前。女子披头散发,直直不愿下跪,那嬷嬷力大,一把压着肩,一脚踢着女子两腿,生生的压了下去。那女子虽跪着,脸上却带着铮铮傲气,头微微扬起,一副凛然不可侵犯的架势。

    这模样,隐在帘中的皇后看的泪珠儿直滴:她素知外甥女脾气倔强,眼高于顶,打入冷宫已是千般委屈,无奈她这做姑母的,有心袒护,却是无力施救,实乃外甥女做事过于狠绝,竟为了一己之私,生生断了皇族的龙脉!皇孙夭折,她这做皇奶奶的,心里的苦再难细说,唯有寄托佛祖排遣孤寂!

    这花絮白千雪在堂上看的真切,也觉得红夫人忒是凄惨,便开口缓缓道::“堂下之人,本官听说你有重大案情上报,速速报来!”

    红若云一听白千雪此话,知道是冷月暗中通了消息给白大人,而白千雪虽是秉公执法,到底是一介书生,纤细性格,早被这冷月一把鼻涕一把泪哭诉的动了心肠。

    红若云此时心里有了底气,缓缓抬头,看了一眼上座的黑啸天,太子分明从她的一双俊眼里瞧出几分得意,倒是感到一阵冷意缓缓地顺着脊梁骨慢慢爬上了头顶。

    正这样想着,只见那红若云开口道:“白大人,犯妇有一事相禀,乃是关于那把匕首的主人!”

    “喔!”白千雪心下一惊,自思这红夫人如何得知他与皇子深夜密话,莫非,已然泄露,这一想,倒急的心里乱乱,却是公堂之上,不得制止,也只的任她说去。

    红若云一见白千雪神色慌乱,反倒更有把握,嘴角竟然绽出一丝笑意,挑了眉,缓缓道:“犯妇要说的是,是关于皇妃娘娘的来历有异!”

    她这话一出口,兰凝霜只觉得喉间一口痰忽的涌出,脑袋嗡嗡作响,心思烦乱,若不是暖云扶着,她这模样儿却又要厥倒。

    “若云我儿,那兰妃来历不是众人皆知,乃是狐妖公主,你却说她的来历有异,却又为何?”这道令魔后有些忧戚,她的思绪此时却想到了兰妃入宫呈上的那幅画上,却是笔笔画出了她的心中所思,这却令她委实不安起来。

    红若云见皇后好生疑虑,缓缓向着白千雪俯身,道:“白大人,罪妃想借那柄匕首一用,不知可否?”

    “这,却为难……”白千雪怕证物再次被夺,却是缓缓摇头拒绝。

    “罢了!”红若云拂袖,改换口气,缓缓道:“那劳烦白大人您让仵作举着匕首在众人面前巡视一番吧!”

    白千雪不解其意,虽是如此照做了,心下却疑虑甚多,却听得红若云缓缓道;:“这把匕首,众位也都看了,非是我魔域所有,我猜它来自……”她伸出一指高高指向上方。

    魔王魔后自是见多识广,却不敢明说,特别是魔王,他本是战神转世,见过火神这神器,知道是上界宝物,只是不知这却与凉词宫失火案有何关联。

    红若云见众人一阵交头接耳,知道她的计划正在慢慢动摇众人的心,她要乘势追击,给予她的仇敌致命打击。想到此,红若云再度开口道:“凉词宫大火一案,烧毁无数,那罪犯极其狡猾,却不想失落了这枚物件,倒是牵扯出罪犯的身世,臣妾听说这物件名叫宝月金刀,乃是上天玉帝所配!”只一句,惊得珠帘里那娇滴滴人影儿一阵眩晕,身子一歪,口中溢出两口鲜血。

    红若云见帘中人儿晃动,知道乃是戳中了此人的要害,又见黑啸天双眉紧蹙,眼睛一刻不停向着帘子里张望,心下酸水越发重了,索性两片嘴皮子吧嗒个没完:“那日凉词宫,曾有宫女见到一男子紧搂着兰妃娘娘不放,那般温存,缱绻难书,兰妃不守宫规,暗中私会情郎,这罪,可要如何定夺?”红若云字字如刀,直刺的兰凝霜心血儿流。

    兰凝霜的心像是被人撕裂般生疼,她却疑惑,红妃如何知晓南华所访之事?却原来,南华那日来访,却不曾留意到冷月掩在窗外,这丫头行事速来吊诡,见有一翩翩公子去访兰妃,看其身段面貌却不像是太子,遂屏了气息,隐在窗外细细看了,也怪那南华帝君行事鲁莽,竟然忘了洞察四周可有人窥探不成,忙忙的亮了身份,倒是被窗外的冷月看得一清二楚,她既然已知南华身份,却未细辨兰凝霜身世,也是急急的要去邀功。却没想,倒是给红若云帮了天大的忙。

    红若云嘴角浮起一抹阴骘的微笑,缓缓道:“宫里人都道兰妃身娇肉贵,是顶顶无甚心机女菩萨,却原来藏着如此丑事,敢问白大人,宫妃通奸该已何罪论处?”红若云似乎胜券在握,眼里含着凌厉的目光。

    “这……通奸之罪却要,那可是御赐鸩毒之罪!”白千雪说出这句话,心里冷汗直冒,一双忧悒的眼睛缓缓瞥向一旁的边厢,此时,帘子里的人儿已然气息奄奄.

    白千雪不敢怠慢,这事情牵涉到皇妃清白,单是凭红若云一张嘴却是口说无凭,要说那证据却是金刀在手,不容置疑,目下的证据确凿,不知这兰妃心里是何想法?

    白千雪只得缓缓走近边厢,隔着珠帘,轻轻低唤::“兰妃娘娘,下官有事想请!”这一声早把兰凝霜吓得魂飞魄散。缓缓地只得出来应了,暖云打起帘子,因是兰妃身子虚弱,搬了把椅子堂上坐了,白千雪上前拘了拘,道过千岁,打着手势,仵作递上那柄金刀,呈到兰凝霜面前,兰凝霜不看则罢,一看心里像是打翻了五味瓶,苦辣酸甜咸,齐齐在心坎上翻滚,天宫旧事,还有那个人,一阵阵侵袭着她的心!

    当听到白千雪唤她上前,且问起凉词宫里那男人是谁,兰凝霜偷偷瞥了一眼黑啸天,只见太子牙关紧咬,眼含怒意,拳头攥得紧紧,似乎像要随时起身把她狠揍一番。她的头低着,嘴唇哆嗦着,语调低低,七零八落,说的磕磕绊绊,乱无头绪::“那男人是……”兰凝霜此刻只觉得千百条目光像千百条鞭子火辣辣抽在她的身上。

    兰凝霜渐渐觉得脸上一阵阵火辣辣生疼,一口痰突突的似要涌出嘴唇,只觉得眼前一阵天旋地转,身子颤颤巍巍,趔趄向前迈了几步,扑的一声,一口鲜血从嘴里喷出,点点血迹如翩翩红蝶溅落白玉石阶,整个人儿,像一朵枯萎的兰花般慢慢的向后倾倒。(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