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69章,我怎么样?(求订阅!)

三月麻竹 / 著投票加入书签

全本小说网 www.jsyoo.com,最快更新重生大时代之1993最新章节!

    软玉在怀。

    张宣心里念叨着阿弥陀佛...

    要搁平时,他本能地不会给小十一躺怀里的机会。

    但今天喝了些酒,而且还在石头上没法逃避,又不好乱动,怕惊扰到石头下面的人。

    当然,最致命要属居高临下地观看着刺激的一幕。

    老男人一时间不仅心跳在急速跳动,血液也在沸腾,人的三观随着看到的场景在逐渐崩塌...

    现在虽然是晚上8点过,外面虫草声一片。

    可张宣和小十一还是能借助澹澹的月光看清彼此的面容。

    小十一面色火烧火炭一样红晕,亮亮的眼睛此刻像从水里捞出来一样,湿漉漉满是春色。

    双手紧紧搂住他脖子,近在迟尺地闻着他那让自己沉沦的呼吸,一脸迷醉。

    她抱着张宣脖子的双手越来越紧了,身体也贴他越来越密切了,紧紧地依附着他,彷佛要把自己嵌入他胸膛一样。

    夏季的衣服本来就薄,感受到怀里滚烫滚烫的身体,张宣有些分不清是她动情了?还是自己的异样传染了她?

    两双眼睛定定盯着对方,视线在空气中缠绕着,交织着,似有两条火舌在无形中难舍难分。

    都是荷尔蒙分泌最旺盛时期的男人女人。在外部环境的刺激下,都能感受到异样的情绪在彼此间极速蔓延,都能感受到彼此高涨的欲望。

    某一刻,察觉到自己快要崩溃了的小十一缓缓闭上眼睛,长睫毛一颤一颤,头埋在他脖子里,轻轻蠕动着,感受着彼此的肌肤之亲。

    张宣不是圣人,他是男人,尤其怀里的女人还是小十一。

    小十一是谁?

    用后世的话来形容,在管院、在中大,说一句“女神”也完全不为过。

    要长相有长相,要气质有气质,还多才多艺。

    外表大家闺秀般温文尔雅,骨子里却是一妖孽,这种内外极致的反差往往能给人带来不一样的体验。

    不过此时此刻让老男人最把持不住的就是她的身子骨,这是他见过最匀称的身段,无限接近黄金比例。

    她的额头抵在自己脖颈间,轻轻擦拭着...

    这是一种信号!

    更是一种诱惑...

    睁眼就能看到石头下,闭眼满脑子就是沟壑难填的欲望。

    忍!

    忍了许久的张宣当小十一忽然调皮地亲一下他锁骨时,整个人骤然如干柴烈火般点燃了!

    他一把翻过怀里的人,有了动作。

    小十一身体勐地一僵,随即软和了下来,把头重新搁他肩膀上,一动不动。

    良久后,心有灵犀地小十一忽然睁开眼睛,微微偏头就看到了凑过来的男人,四目相视,顿了10秒左右,小嘴微张...

    一分钟后,两人彼此看了眼。

    两分钟后,彼此再看了眼。

    五分钟后,两人各自偏头看向它处,大口呼吸。

    安静10分钟后,张宣说了第一句话:“他们走了。”

    “嗯,像惊弓之鸟一样逃开了,应该是发现了我们。”小十一望着竹林小路方向。

    “确实是发现了。”

    不仅发现了,张宣刚才还和石头下的两人来了个隔空对望。

    然后那两人顿时头皮发麻,感觉像见了鬼一样,跑了!

    “你说他们是两口子吗?”

    “这个不清楚。”

    小十一问:“我怎么样?”

    张宣说:“什么怎么样?”

    小十一从他怀里出来,坐直身子笑眯眯地看着他,“和文慧比呢?”

    张宣说:“我和文慧之间犹如那小葱拌豆腐,一清二白,怎么比?”

    小十一眼睛一闪,“那我们两之间呢?”

    张宣说:“我和你就好比那泥鳅豆腐汤,虽然汤浑是浑了点,但死不往来。”

    小十一慢慢声声问:“不应该是泥鳅钻豆腐嘛?”

    张宣眼皮一掀,“别听那些厨师胡说八道。我试过,把泥鳅和豆腐同时放冷水锅中,慢慢加热,泥鳅死也不会钻入豆腐里。”

    小十一问:“那人家豆腐里有泥鳅是怎么做成的?”

    张宣说:“我觉得是把泥鳅先弄死,下锅之前插入豆腐里。”

    闻言,小十一忍不住笑了,“你怎么这么可爱?”

    张宣哼唧一声。

    小十一扭下身子,问:“喜欢吗?”

    张宣抬头望天:“刚才心是麻的,没感觉。”

    小十一附耳吹口气:“要不你再上手试试?”

    张宣一本正经地说:“不试了,刚才是外部因素,迫不得已,是个男人都会这样。”

    小十一盯着他:“现在呢?”

    张宣说:“现在人家跑了。”

    小十一笑问:“没借口了,不好自欺欺人了对吗?”

    张宣脸色一拉:“说人话。”

    小十一双手伸到脑后,一边顺理头发一边糯糯地问:

    “你对我努力忍了三年,克制了三年,但最终还是没忍住,现在是何感想?”

    张宣感叹:“烽火戏诸侯,红颜祸水。”

    小十一勾勾嘴:“不应该是春宵苦短日高起,从此君王不早朝?”

    张宣古怪地望向她:“你是希望我天天在你身上折腾不起来?”

    小十一用皮筋把头发扎起:“那不行,今天是一个美丽的误会。

    你又没追求我,又没向我告白,也没说让我做你女朋友,怎么能让你天天折腾?”

    张宣看看表,起身说:“走吧,回去吧。”

    小十一说:“再坐会儿。”

    张宣说:“不早了。”

    小十一笑说:“你这是生气了?要不我们商量一下,我偶尔让你折腾一次?”

    张宣走在前面,下石头道:“行了,别贫了,再不回去他们就该来找了。”

    小十一跟上:“你觉得可能吗?他们谁不知道我两之间的关系。”

    张宣说:“别这样,我可是有家室的人。”

    小十一后面奚落他:“刚才你碰我的时候,可没这样想。”

    张宣说:“你不是说刚才是误会么?”

    小十一右手一伸握拳道:“也是我随时威胁你的把柄。”

    张宣说:“那没用,我脸皮厚实得很,和我接过吻的女人没有一千也有八百。”

    小十一不疾不徐地道:“我今天涂了唇彩,你就这么走进去?”

    张宣一愣,立马停住步子,转身拿出手机照她嘴唇,半晌松了一口气:“瞎咧咧。”

    出去半小时,里面还在热火朝前地喝。

    丁艳红不愧是厕所战神,回来后又和魏子森干上了。

    见两人进来,李正立马问:“宣哥,你们去哪了?你再不回来,大家伙都打算去找你们俩了。”

    张宣晃晃手里的手机:“抱歉,让大家担心了,打了个电话。”

    ps:求订阅!求月票!

    (还有…)

    喜欢小十一的可以打个赏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