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千六百四十九章 昆山老母

令狐二中 / 著投票加入书签

全本小说网 www.jsyoo.com,最快更新六指诡医最新章节!

    吴杨超和白甲败灯重回大帐,似乎还在盘算着什么。

    我继续留在这里已经没有必要了。

    从刚才两人的对话可以清晰的知道,帝俊并没有出来。世面上帝俊重新降世不过是不灭放出去的风。

    浅显的理解,帝俊的用意有三。

    首先,就是震慑住夜摩天罗。在吴杨超一败再败的情况下,他唯恐夜摩天罗赶尽杀绝,再追杀到宗庭山。所以,虚化出一个帝俊来,足可以让夜摩天罗不敢下决心追击穷寇。毕竟,当年的帝俊可是夜摩天罗梦魇一般的存在。

    其次,当然是为了继续招兵买马。吴杨超这块摘牌,已经算是烂透了,能打的牌也被吴杨超打了个稀巴烂。纵然帝俊这块招牌也带着臭味,但曾经的天界之主的名号,终究是还会迷惑一群不明真相的野鬼。

    最后,我猜测不灭还有一个特殊的用意,那就是为了以防万一。正所谓,自己求来的干爹,在恶心也得认。本来吴杨超就是帝俊不听话的替代物,现在好了,替代物到底是个替代物,眼看要把资源败光了,所以又想起了帝俊。实在不行,还可以最后换马。

    而且,我从刚才两人的对话里发现,吴杨超对帝俊充满芥蒂,帝俊出来,对他没有半点好处。这是日后可能会利用到的一个矛盾。

    几个千总还眼巴巴地在门外候着,我转身便朝大营外面走。

    “喂,兄弟,你去哪啊?”一个千总朝我低声道:“刚说完,不许随意走动,你是在找死吗?要是被将军发现,刚才那老鬼就是你的下场。”

    我淡定一笑道:“放心吧,将军不会难为我的。我呀,初来窄到,是想着给煞神准备一份厚礼。”

    几个千总捏着手里的珠子艳羡不已,喃喃道:“你可真是阔绰,看来,你小子高升是指日可待了。”

    “好说好说,都是兄弟,有我的就有你们的。”我挤眉弄眼一番,径直出了大营。

    没想到如此轻松,竟然没有一个人拦我。

    我估计用不了一会,那白甲败灯就会发现我消失了。但以他刚才对吴杨超的恐惧来看,即便是他猜到了我是个眼线或者探作,也不敢朝吴杨超禀告,这对他没有任何好处。

    离开宗庭山,还真有点不甘心。

    老子鬼医的宗庭圣地,竟然成了吴杨超的避难所。

    鬼医门庭的列祖列宗若是看见了吴杨超那副嘴里,还不得把胃都吐出来……

    “师父,师祖们,你们放心,吴杨超这孙子已经是秋后的蚂蚱,蹦跶不了几天了。等赶走了这只大蝗虫,我亲自给你们扫山上香。”朝着宗庭山嘀咕几句,我便赶紧往西走。

    之所以往西,是因为闵公大和尚还在等我的消息。

    果不其然,等我到了先前大雾地带的时候,这老和尚不知道从哪就钻了出来。

    “罗先生,你可算是等煞老衲了!”闵公一身黑袍,遮着脸,小心翼翼朝四周望了望,赶紧问道:“怎么样,在那宗庭山可见到了帝俊?”

    我摇摇头,将在昆仑山所见所听和老和尚叙述了一通。

    “这么说来,不灭这是在虚张声势啊。”闵公颇为欣慰地说道:“我还在想呢,若是帝俊出来了,恐怕又要乱上一番了。”

    “别高兴的太早。”我正色道:“帝俊没出来只是暂时的,听吴杨超的意思,不灭已经在想办法了。我现在担心,这宗庭山和混沌钟可能压不住帝俊了。”

    “怎么?不灭还有什么法子破了宗庭山的封印?”

    “大师有所不知。”我解释道:“想当初,为了安全起见,我特意在混沌钟之外,又让十二神煞加持了封印。本以为是双保险,可现在却成了大漏洞。因为吴杨超是个冒牌货,并非真正的煞神,所以,当初十二煞神联袂出手的封印就像是个摆设,外墙强中干。以不灭的本事,破这封印不难。”

    “那不是还有混沌钟吗?我可听说过,这混沌钟自从人皇太一之后,只听你一个人的话。这等宝贝,就算是不灭又通天本领,也未必能解开吧。”

    我叹口气道:“如果单靠内力或者术法,我自然有自信,混沌钟金刚不坏,只要我不开口,谁也打不开它,可从吴杨超的对话里,我却听见了一个叫做什么恶浊之露的东西,似乎不灭寻找此物,就是为了对付混沌钟。”

    说到这,我朝大和尚味道:“高僧可知道什么是恶浊之露?哦,对了,吴杨超说,不灭前往的地方乃是坤山老母的地界。我也算是纵横阴阳界百年了,怎么从没听说过还有这么一位世外高人?这人也不知道是善是恶,会不会帮助不灭。”

    闵公大和尚皱了皱眉,口中嘀咕着“恶浊之露……”,突然,这家伙老脸一红,迟疑道:“罗先生说的莫非是恶露?”

    恶露?

    我一下子有些懵。

    所谓恶露,乃是产妇生产后的浊液。在阳间古代,这恶露被称为天底下最阴祟最肮脏之物。

    怎么,难不成这恶浊之露就是恶露?

    你妹的!

    如果真是这样,那这坤山老母是谁?

    显然,这个坤山老母就是个孕妇啊。不灭去给人家接生,然后再把恶露顺回来?

    啧啧,想想就恶心和龌龊。

    不灭该不会真的如此下作吧。

    还有那坤山老母也够倒霉的,这么私密的事,结果碰上了不灭。

    “罗先生,您先别先入为主。”老和尚咂舌道:“坤山老母未必就是人啊。我记得家师曾经说过这么一句,天海生清明,坤山降浊污。据说这盘古开天辟地之后,清物上升为天,浊物下降为地。这清天最高层三十三层的地方叫天海,哪里是阳气最纯的地方。同样,这浊物最污秽的地方就叫坤山,你说的坤山老母,会不会就是这个坤山?”

    听老和尚这么一说,倒也有点意思。

    如果这坤山老母不是人的话,那就是个地方了。

    “那大师傅可知道这地方在哪吗?”我赶紧问道。

    闵公道:“大地为浊,自然在地隙最深处啊。老僧也不曾听师父说过,但要说冥间那里位置最低,除了冥海底下,那就是鸿毛涧了……”